《墨魂》:有點無聊的劇情向養成手游
2020-07-30 22:24

什么是垃圾度

  知道《墨魂》這款游戲純屬偶然——熱愛中國古典文學的網友突然勵志要學習玩手游,就是為了這款詩詞擬人的游戲。


  自“艦娘”大火之后,擬人文化逐漸成為二次元手游的熱門題材。從戰艦到槍械,從美食到歌詞,當真是萬物皆可擬人,只要萌就可以。

  我個人對中國古典文學沒有特別深的執念,盡管也愿意欣賞詩詞歌賦,但是應試教育中死記硬背的后遺癥,導致我看到古詩詞就想到學生時期早睡晚起背課文的痛苦。不過,帥哥美女我還是個喜歡的,還有喜歡的聲音……總之,《墨魂》作為一個面向二次元用戶推出的擬人養成手游,光是宣傳還是很有賣點的。

  當然,我早已習慣了期望落空。所以,當我玩了幾十分鐘《墨魂》突然感到無聊時,我也沒有很失望。

  但是,《墨魂》還是有驚艷到我的。比如,主角穿越的這個設定。


  按照游戲的設定,“我(玩家)”在圖書館閱讀的過程中完成了穿越,來到了名為“墨痕齋”的世界。在這個世界里,古人留下的詩詞和他們的精神一起,化作了有形的墨魂,和歷代蘭臺一起守護這個以筆墨傳承精神的世界。


  在墨痕齋,“我”先是遇到了韓愈,后又遇到了李白(初始四個可選角色之一),他們告訴“我”他們不是詩人本人,但通過詩詞繼承了詩人的精神和記憶,又和本人無異——很哲學的一個問題,不能深究,不好細想。就和李白人物劇情《將進酒》中關于“你是誰”的回答一樣:我就是我。我誰也不是,我就是我,可以是任何人的我,也可以不是任何人的我,但我只是我。


  可“我”到底是誰呢?“我”是否還活著呢?

  穿越到墨痕齋的“我”,真的還能回到現實世界中嗎?難道不是和那些消散于人世間的文人墨客一樣,只有文字和精神在墨痕齋中得以保存,以與墨魂無意的狀態“活著”嗎?

  我不知道,不知道是我作為玩家的過度解讀,還是真的猜中了游戲的設定,但這些顯然不是玩十幾分鐘就能想明白的事情,所以還是留到以后再討論吧。

  其次,劇中角色鮮明的性格也讓我感到有趣。比如李白,盡管我是因為配音(李白CV:阿杰)才選擇初始人物與他邂逅,但我不后悔我的選擇,甚至感謝這場相遇。


  《墨魂》中的李白與我所學知識中的李白很像。初登場時,他傾倒于船板上,高舉酒葫蘆,隨性灑脫,說沒有酒了,問我是不是“子美”——媽媽,我瞌到真的了!要知道,就像喜歡策瑜(孫策×周瑜)一樣,還有一群腐女沉迷李杜(李白×杜甫)無法自拔。而關于“杜甫給李白寫詩”、“杜甫對李白求而不得”這種CP向的萌點話題,我也是無意中看到過幾次,盡管談不上“萌”的地步,但是感興趣還是足夠的。


  李白的《將進酒》是我為數不多強制要求背誦后還能記住大篇幅內容的古詩詞,我喜歡它的豪氣,更欣賞詩仙的才情??梢韵胂罄畎妆痪茪庋t的臉,大笑著拋開五花裘,吵嚷著讓人去換酒的樣子。那些得志與失志,那些豪情與傷情,都撞碎在美酒與月光中。


  “李白當然是去人間——去我的塵世里,去我的月光里,去我的酒里!”

 ?。ㄎ也挪粫f當杰大念出《將進酒》的詩句后我瞬間淚奔成傻逼呢!他真的太適合這個角色了?。?/div>

  《墨魂》的養成元素很豐富。首先,針對每個墨魂角色都有獨立的養成樹(“瑯玕”系統),通過消耗資源,解鎖墨魂更多資料和權限,諸如可以使其成為“司齋”(即主頁看板娘,或者說看板郎?);或解鎖更多劇情,進而了解墨魂的故事;還有一個分支是提升墨魂的技能,提升墨魂的“工作能力”。


  是的,《墨魂》是一款偏放置的養成游戲。玩家可以在游戲的“工坊”中進行生產,所生產的資料可用于“解夢”或是出航,而進行生產作業的就是墨魂。當然,最后兜兜轉轉所有消耗都是為了培養墨魂,這也算羊毛出自羊身上,取之于羊用之于羊了。


  《墨魂》有劇情冒險,但是沒有戰斗情節,所有的養成都為了推進劇情。對于喜好ACG的玩家而言,就是在看游戲劇情的同時體驗一些迷你小游戲,同時還能提升古詩詞的知識;但對于不重視劇情的玩家而言,《墨魂》就是一款除了放置養成沒有其他樂趣的游戲。


  是的,它有一些無聊。而且,對于沖著聲優去的玩家,比如我,它更是令人失望不已——竟然沒有全語音覆蓋!甚至總共不過17位角色,還有的角色沒有配音?!


  都說“曲高和寡”,《墨魂》說到底還是一個游戲,游戲的重點在于趣味性。當然,對于一款受眾明確的手游而言,自然有其受眾才能感受到的樂趣。但是,牧民都知道輪牧,可著一塊草坪禍害早晚有糧絕的那一天。路人緣也是緣,但凡現象級手游都是老少皆宜的存在,只滿足一個人群的游戲,很難殺出重圍,吸引圈外人的注意?! ?/div>

  【本文為斑馬網原創內容,轉載請注明出處!】
編輯: 池硯
關鍵詞:墨魂,墨魂評測,墨魂好玩嗎,李白,杜甫,詩詞
分享到:
时时彩十大信誉网站